关注厦门资讯网,为您提供最新厦门生活资讯。

微信
手机版
黑色皮肤 蓝色皮肤

带父上大学小伙毕业,长大后我便成了你最坚实的依靠

2018-09-28 01:40:15 栏目 : 社会百态 围观 : 评论

儿子还很小的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父亲就经常带着他到处求医问药,长达十几年时间的坚持让人十分感动,即使花光了身上所有的存款也要把儿子的腿治好,因为让他正常行走实在是太重要了。

长大后,父亲忽然患病了,双腿僵硬了走不动路了,儿子说:“我要照顾父亲,一如他当年照顾我一样。

9月26日中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赵德龙的宿舍小屋,他正在喂父亲赵汉坤吃饭。这位曾因带着父亲上大学而名声大噪,如今再次带着父亲到外地上班的年轻人说:“由于父亲和社会的关爱,我的生活其实没那么坎坷,看到的、遇到的都是好人好事,现在照顾父亲是我的责任。”

父子情

3岁时候患小儿麻痹 父亲为他四处求医

赵德龙的老家在河南省三门峡市灵宝市城关镇东关村,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他的母亲精神状况不太好,仅能照顾好自己的吃喝,管不了家里的事,所以家庭的重担都在父亲赵汉坤身上。

3岁那年,赵德龙患上小儿麻痹症,两条腿不能动。父亲赵汉坤便带着儿子四处求医,一直持续了十几年,赵汉坤从未放弃,为了儿子的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赵德龙上初三那年,父亲带着他到洛阳的医院做了一台手术,主要是为了矫正腿部,当时的赵德龙,从脚脖子打石膏打到腰上,整整三个月动不了。父亲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到赵德龙快开学的时候,遇到了难题:开学了该怎么送孩子去上学呢?

为了不耽误儿子的学习,赵汉坤借来一辆轮椅,每天早上推着轮椅把他送到学校,放学后又接回家,单程步行距离大约有一公里,回想起这段日子,赵德龙说:“当时感觉自己坐着轮椅上学很尴尬,学校门口好多人看到,可是现在想想,却是满满的感动,那时候父亲还靠开摩的挣钱,刮风下雨都不能休息,可还是要按时接送我。”

赵德龙说,那时候的自己还有逆反心理,可是因为父亲的坚持,他突然间好像长大了:“我忽然觉得,自己要赶快成长起来了。”

儿子的病治好了 父亲的脑血栓却被耽误了

父亲赵汉坤十几年如一日地为儿子奔波,终于,赵德龙的病慢慢好了起来,他可以正常行走了,但赵汉坤自己的脑血栓却被耽误了治疗。

赵德龙说:“家里基本上是靠低保生活,妹妹初中毕业后出门打工,我上高中时学校和社会都有资助,上了大学以后,学校也有奖学金和助学金。”

2014年,赵德龙被河南科技大学录取,只身赴洛阳求学;次年8月底,父亲赵汉坤的病情突然恶化,危及生命。赵德龙从学校赶回家,陪着父亲住院治疗,就像当年父亲陪着自己一样。

经过治疗,赵汉坤的病情稳定了下来,但双腿开始僵直,无法正常行走,生活无法自理。

9月中旬,赵德龙开学了,但他始终牵挂着家里的老父亲。于是10月5日,他从村里借来一辆旧轮椅,推着父亲坐上了开往洛阳的火车。在学校附近,他租了一间出租屋,把自己宿舍里的东西也搬了过去,和父亲一起生活。

在学校的时候,一有时间,赵德龙就会推着父亲到校园里转转,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光。有课时,他将父亲安排妥当后再赶到学校;休息时,他会一直陪着父亲,定时给他抻抻腿,扶着他在屋里做些康复训练。尽管是一间不大的出租屋,屋里只有一些简陋的家具,在平日里,赵德龙和父亲也只能挤在屋里唯一的一张床上,但父子俩的生活过得其乐融融。

“我们两个人每个月的开支在一千元左右,除去五百元的房租,伙食方面一开始是我自己做饭,后来就从学校打饭回去,打饭的时候每天的伙食标准大概二三十元。”赵德龙告诉紫牛新闻记者。 12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