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厦门资讯网,为您提供最新厦门生活资讯。

微信
手机版
黑色皮肤 蓝色皮肤

涟源市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团长抢救九峰山曾国潢护林古碑文物

2018-09-14 02:21:07 栏目 : 国内要闻 围观 : 评论
摘要:王佩良(涟源市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团长)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重视文物保护。他强调,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保护文物...

王佩良(涟源市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团长)

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重视文物保护。他强调,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每个国民对历史文物要存“敬畏之心”,要把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物保护好、管理好,同时加强研究和利用,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在传承祖先的成就和光荣、增强民族自尊和自信的同时,谨记历史的挫折和教训,以少走弯路,更好前进。2018年8月17日,受双峰县石牛乡古城村党支部王长城书记邀请,涟源市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团长王佩良利用年休假之际,前往城冲村九峰山考察旅游资源,发现两块护林古碑。一块碑刻比较清晰,标注“曾国潢”、“曾纪雁”、“曾星冈大夫玉屏”、“光绪元年”等字样,初步判断,认为应该很有价值。另一块应是光绪年间之物,残损非常严重,字迹不清。

为了更好地保护历史文物,以便将其活化利用,开发乡村旅游,促进扶贫攻坚,9月8日,我在长沙市博物馆听俄罗斯籍考古专家郭静云女士讲“虎与商——湖南青铜器的来源与外传”时,偶遇湖南古法传拓传承人谈红。她出生于书香门第,曾到处寻访名师习拓印之技,博采众长,2016年10月到河南洛阳裴建平传拓技艺传习所学习,深刻体验“清水上纸,纸不透墨,字口清晰,拓片完整”的传拓技法。2017年,她师从金石名家傅万里。傅先生以师承有序、技术纯正、专精拓艺为人称道,制作的拓片以手法轻和、墨色匀润、气韵古雅而在业界享有盛誉。经先生悉心教导,谈红古法传拓技艺日臻纯熟,融合“内府版”和“民国范”的金石传拓风范。经她手拓作品,字口清晰,墨色匀称,饱满润泽,古韵流芳,尽显金石碑刻拓片的“珠光宝气”,广受业内收藏家青睐。她已获悉我发现九峰山古碑,问我何时前去做拓片。我正在听讲座,并不在意,但转念一想,这是一个绝好机会,事不宜迟,不如马上出发。但她手头还有很多活,脱不了身。其入世弟子衡山邓世靖聪颖勤奋,尽得师传之拓片功法与要领,进步很快,技艺精湛,大有青出蓝而胜于蓝之势。我俩于是连夜驱车赶往双峰,落塌于永丰神农大酒店,受董事长李定国热情款待。9月10日农历八月初一,时值蚩尤“圣诞日”,我俩在蚩尤曾经坐过的圣地九峰山拓制作品,真是“神佑”。吕初、菊香、长城、建强、孝德等城冲王氏族亲对此事鼎力支持,款以山珍美食,佐以香茶佳果,拓印工作进展顺利。邓世靖严谨细致,一丝不苟,先浅后深,先轻后重,三平一擦,经过千百次的打拓,作品字口清晰,墨色淳厚,笔迹饱满,光泽显亮。

根据拓片,曾国潢护林古碑的字迹由模糊而清晰,许多以前怎么也猜不透的文字现在可以确定了。为了便于研究与开发,现将其解读如下:“(加)清军府衔、特授湘乡县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齐为出示严禁事案。据职贡曾国潢、王在南、王化纯、曾纪雁呈称,职都古锣坪界邻衡湘,颇称名山。溯宋淳熙年建立庵院,由宋而元而明而清,年代久远,山地广阔,自昔蓄禁,丛林茂盛,因被盗砍侵伐,僧属弱民不能禁止。道光庚子年,经曾星冈大夫名玉屏,与地绅陈荣等公请前严宪出示蓄禁,案稽僧将示谕刊碑钞呈,数十年山林安静。迩来僧众繁衍,炉火众多,地方侵伐,仍复不少。兹僧惟照、悟真、万缘等邀同职等看明情形,不忍废败,嘱僧加意看守,并拟条规列后,粘悬赏赐谕张贴,以全山林,庵院沾恩上禀等情到县,据此条示外,合行出示晓谕,为此亦仰附近居民人等知悉该庵院山树原系荫护古刹。嗣后尔等应遵照后开条款,倘擅入该山肆行砍伐,许即招名禀究,决不宽贷,各宜凛遵毋违,特示。计开:一古锣坪老庵派开三房,议立常住,三年轮当。只准常住在山取柴,以供祭祀及炉火便用,余僧不得要伐,违者禀究。一庵院宜勤修,不得无视朽坏,佛像佛堂务宜洒扫洁静,不得稍有污秽,违者公同禀究。一佛像立有公产公资,供奉香烛祭祀,议立经理,照常承办无缺,倘有违者,任僧革去更议。一公管产业,佃人耕作,炉火点(踏)某山,只准在某山砍柴,不准于禁山内妄行砍伐。违者将佃退耕,佃信钱充公,决不狥情。一山林奉示严禁,不惟地方不敢侵伐,即僧人亦不肯伐。倘地方无知之徒擅行入山强伐,公同禀究。一山林冣阔,界邻衡湘,各色树木禁茂盛。该僧看守无懈,拿获侵伐及放火燃烧者,公同禀究。一山林蓄禁日久时应取伐,须传同谪议,或公伐,或出拚,议价归公,不得擅行取伐,致滋外人窃犯,违者公同禀究。一庵院原系佛祖重地,住持务自虔诚供奉,毋得聚集牌赌,喧哗佛堂。倘有违犯,一经拿获,公同审究。一庵院原非市店可比,不得招惹面生歹人,凡游僧不准停留,致滋事端。倘有违者,查出拿究。一僧人奉佛,原与在家有别,务宜各守清规,不得嗜食荤宴,有干法纪。倘有违犯,公同禀究。告示 右谕知悉。光绪元年二月十五示。”

该护林“告示”碑,宽约0.6米,高约1.2米。左书“告示 右谕知悉”几个大字。正文16行,约820字,行草书体。条规共10条,其中5条强调封山护林,佃人不准擅在山内妄行砍伐,违者将佃退耕,佃信钱充公,决不狥情;奉示严禁,地方、僧人不得违反,倘擅行入山强伐,公同禀究。另5条要求僧人遵纪守法,严守清规戒律,不得侵占公产;洒扫佛堂,保持洁静;虔诚供奉佛像,不得聚集牌赌,喧哗佛堂;不得在庵院招惹面生歹人,致滋事端;不得嗜食荤宴,有干法纪。

根据碑文纪载,立碑之为首者是曾国潢(1820~1886)。他是曾国藩之大弟,曾麟书之次子,原名国英,字澄侯,在族中排行第四,比曾国藩小九岁,故称之为“四弟”。曾国潢自幼在父亲塾馆读书,但天分不高,科举不顺。1842年,其决定去外地边教书边习科举之业。国藩在家书中开导他:如果“发奋自立”,“家塾可读书,即旷野之地、热闹之场亦可读书,负薪牧冢,皆可读书……何必择地?何必择时?但自问立志之真不真耳?!”数月之后,国潢与国葆到衡阳从师问学。国藩嘱咐他们:“但取明师之益,无受损友之损也”,强调“从师必久而后可获益”,如果不断换地方,“欲求长进难也”,学习“须有志有恒,乃有成就耳”,只要日积月累,“如愚公之移山,终久必有豁然贯通之候;愈欲速,则愈锢蔽矣。”国潢屡试不中,国藩决定让其去京师求学,以便指导督学。1845年10月下旬,国潢、国华来到京城,在长兄督教下,学业大有长进。国藩在家书中写道:“四弟、六弟皆有进境”,“四弟近日读书,专以求解为急,每日摘疑义二条老问。”国潢的书法在此期间亦进步很快。1846年11月中旬,国藩为国潢捐纳国子监生资格,“四弟亦欣然感谢,且言愿意在家中帮堂上大人照料家事,不愿再应小考。”是年底,国潢回到家乡荷叶。国藩嘱咐他细心料理家事,督促子弟们课读,“须时时看《五种遗规》”,学会主持家计。“现在我不在家,一切望四弟做主”,“我家将来气象之兴衰,全系乎四弟一人之身。”国潢牢记长兄嘱托,尽心于家事,一切处理得有条不紊。1848年7月,祖父曾星冈瘫痪在床,手足不能动,国潢日夜伺候,不离左右,“其中不无艰难处”,但“为子孙应该如是也”。他耐心开导督促诸弟读书做人。1848年9月上旬,国潢致信告诫在省城长沙读书的国荃:“伏望沅弟,凡进场一切,或考试或引见”,需讲究仪表,穿着体面,到学院门口须坐在轿内,不要急于下轿:“一则可以静养片瞬,一则锋芒不使县露,免旁人生忌心。”1851年7月中旬,国华、国葆面临乡试,国潢写信叮嘱:“此时正当考试,应酬甚繁,又值夏天,两弟宜少渡河,保养身体,待乡试鏖战也。”弟弟所需学习生活用品,他都想法设法及时筹办送达。国藩赞赏其“忠信见孚于人,可喜之至”,“此后进而乡党,远而县城省城,皆靠澄弟一人与人相酬酢。”国潢为教育子侄读书做人、结婚嫁娶花费大量心血。1851年,洪秀全领导的金田起义爆发,很快波及湖南,湘乡境内发生多起会党起事。国潢帮同父亲曾麟书组织乡团,协助湘乡知县镇压起义。次年底,国潢随国藩前往长沙助理训练湘勇,兼治饷糈之事。后又随同国藩到衡阳训练湘军,他办事老练细致,深得兄长赞许:“澄弟自到省帮办以来,千辛万苦,巨细必亲。在衡数月,尤为竭力尽心。”因父亲麟书中风瘫痪,国潢离开军营,归家尽心侍奉,并兼办乡团。1857年麟书去世,国潢全面主持家务,督课子侄谨守半耕半读之家风,竭尽全力。1860年2月,国藩在家书中写道:“余敬澄弟八杯酒,曰‘劳苦最多,好心好报’。”他在家书中反复告诫国潢,一定要督教子侄辈用心读书,学做好人,绝不能稍涉骄奢之境。他多次提醒国潢千万不要干预地方公事,亲友乡民如有急难要尽力照顾周恤,有福不可尽享,“吾家现虽鼎盛,不可忘寒士家风味。”同治十二年(1873),国潢在荷叶峡石村主持建造“万宜堂”,寓意“万代千秋宜室宜家”,占地30亩,三座山字墙宏伟壮观,由青、土子母砖砌成,外墙用青砖,内墙用土砖,土砖加食盐揉制而成,能经受日晒雨淋而不腐坏。光绪元年(1875),国潢与地方乡绅为保护九峰山古木森林,撰文勒石,树碑示禁,热心地方公益。国潢因功勋卓著,名震湘中,而被“加清军府衔、特授湘乡县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受其课督,曾氏后裔大都成才,国藩长子纪泽是爱国外交家,曾虎口夺食,收回伊犁,国藩次子纪鸿是著名数学家,撰写中国最早的电学专著,都是在年幼时受过叔父国潢的呵护与督教。国潢后代更是人才辈出,其子纪梁,生子广祚,尚不太突出,但广祚生三子四女,三个留学海外,两个博士,两个硕士,其中昭抡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科学博士学位,曾任新中国的教育部副部长,是中国现代化学学科和高等教育的奠基人,昭承获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昭燏留学英国伦敦学院,曾任南京博物院院长,是世界顶级考古专家。

据该护林古碑记载:“道光庚子年,经曾星冈大夫名玉屏,与地绅陈荣等公请前教宪出示蓄禁”,“道光庚子年”即1820年,距今约二百年前,曾星冈组织乡绅立碑护林,效果很好,“数十年,山林安静”。曾星冈(1774―1849年),即曾国藩祖父,字玉屏。国藩官至一品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封毅勇侯,却说自己远不如祖父星冈公。他自幼及长,曾在星冈公身边生活27年,祖父的言传身教对其影响至巨。星冈公于乡党急公好义,架桥修路,封山护林,乐善好施;于家人不苟言笑,颇有几分儒者气象。他年轻时却是浪荡公子。据曾国藩所作《大界星冈公墓志铭》载:曾星冈年轻时曾沾染不少“游惰”习气。他有书不读,常常骑马到湘潭与一些“裘马少年相逐,或日高酣寝”,受人讥讽。后来,他接受别人劝戒,“立起自责”,卖掉马匹,徒步回家。星冈公曾因宅基地纠纷,与当地某豪强打官司。因不识字,他请秀才写状子,被其捉弄,虽有理而败诉。打赢了官司的豪强奚落他:“在湘乡还敢跟本老爷斗?我的两个犬子都是秀才,秀才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一两银子一两银子垒出来的。连秀才都供不起就想打官司,你真是昏了头!”星冈公气得病在床上躺了半年,元气大伤,痛定思痛,为以后不再受这种窝囊气,决定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子孙读书识字,在家庙神位旁张贴一联:“敬祖宗一炷清香,必恭必敬;教子孙两条正路,宜读宜耕。”他不惜花高价从长沙聘请私塾老手陈雁门,为长子麟书发蒙。可麟书天生愚笨,虽然努力,却屡试不第。星冈只好将希望寄托于孙辈身上。为避免孙辈们惹上纨绔恶习,他以身作则,勤俭持家,苦心治理家业。为便于耕作,他领着耕夫“凿石决垠”,将小丘改为大丘,精心钻研水稻和蔬菜栽培技术,喂猪养鱼,终年忙过不停,年逾花甲,“犹亲自种菜收粪”,“好于日入时手摘鲜蔬,以供夜餐。”星冈公因此传下“书蔬鱼猪早扫考宝”八字家训,即读书、种菜、养鱼、喂猪、早起、扫屋、祭祖、睦邻。富厚堂正厅“八本堂”之得名亦由此而来。国藩屡屡以“八字诀”为圭臬,告诫子弟们谨守家规。“早扫考宝书蔬鱼猪八字,是吾家历代规模。吾自嘉庆末年至道光十九年,见王考星冈公日日有常,不改此度。不信医药、地仙、和尚、师巫、祷祝等事,亦弟所一一亲见者。吾辈守得一分,则家道多保得几年,望弟督率纪泽及诸侄切实实行之。”星冈公终生“未明即起,冬寒起坐约一个时辰,始见天亮。”国藩亦努力养成早起之习。“文正生平不肯迟起,盖自幼而已然。方十余岁时,读书乡间,严立课程,限定黎明而起……于床前置一铜盆,又以线系秤锤,悬于铜盆之上,更点香一支,系于线上,与线交叉作十字形。其香点至交叉处,则线断锤落,铜盆铿然作声,公乃一惊而醒。每晨如是,行之一月,已成习惯,无声自惊,不惊自醒。自此早起之习,至老不改。”星冈公为人倔强。“吾家祖父教人,亦以‘懦弱无刚’四字为大耻。故男儿自立,必须有倔强之气。”“至于‘倔强’二字,却不可少。功业文章,皆须有此二字贯注其中,否则柔靡不能成一事。”星冈公淡泊自守,曾训导竹亭公曰:“宽一(即国藩)虽点翰林,我家仍靠作田为业,不可靠他吃饭。”竹亭公谨遵父训,从不将家中困难告诉国藩,“公官京师十余年,未尝知有家累也。”国藩晚年道及此事:“常忆辛丑年假归,闻祖考语先考曰:某人为官,我家中宜照旧过日,勿问伊取助也。吾闻训感动,誓守清素,以迄于今,皆服此一言也。”星冈公谦谨厚重。道光十九年,国藩进京散馆之前侍祖父于阶前,星冈公教导他:“尔的官是做不尽的,尔的才是好的,但不可傲。满招损,谦受益。尔若不傲,更好全了。”国藩曾回忆道:“余尝细观星冈公仪表绝人,全在一‘重’字。余行路容止亦颇重厚,盖取法于星冈公。”由此可见,星冈公对国藩影响之深,也体现了这护林古碑之文物价值。

参与此次护林立碑之事者还有“曾纪雁”,我在网上找不到有关他生平事功的资讯。经请教湖南人文科技学院曾国藩研究所所长成赛军以及双峰县荷叶镇曾国藩故居曾国藩研究会曾令海,都说不太清楚曾纪雁之生平身世,但可以肯定他不是曾国藩五兄弟之子弟,应是曾家“纪”字辈较有实力的地方乡绅。此外,还有“王在南”、“王化纯”等两位王姓人物参与此次立碑护林活动。据城冲村王想英家藏《荷塘树德堂七修族谱·卷十》之“昂房显琦公派下系录”记载:“武俩公三子,耀珺,字君玉,名在南,号璞堂,行晖八,清庭九品,道光十四年甲午七月十二日寅时生。为人交结卿相,品重湘衡;矜伐悉泯,欺诈不生;排解难纷,正直公平;守成创业,督读督耕。传载卷首。光绪二十五年己亥正月二十三日亥时殁,葬本都易家坪塘湾星屋后,子山午向;改葬塘湾里屋右侧,居妻右,辛山乙向。”由此可知,王在南生于1834年,殁于1899年,官至九品,名重一时,且在1927年之荷塘树德堂王氏六修族谱之首卷有其传。惜2010年新修之七修谱族未抄录其传,而老谱亦寻访不得,不能详知其生平事迹。

另据《衡湘治坪王氏七修族谱·卷十》“湘乡城冲宣公位下国耀公房齿录”载:“继有长子,序功,登仕郎,字良弼,号买臣,行又二,清道光十一年(1831)辛卯十月二十六日午时生,光绪十四年(1888)戊子十月二十二日申时殁。元配王氏,天津化纯女,清道光八年(1828)戊子三月初七日酉时生,道生二十七年(1847)丁未八月初一戌时殁。”由此可知,“王化纯”为天津村人,虽其生平、官职、生平未能查其谱而知,但可知其女婿为衡湘治坪王氏城冲房登仕郎买臣公。登仕郎为清朝正九品,掌管宗卷、钱谷之事,相当于今县级财政局、粮食局局长之职。王化纯应是当时较有经济实力或政治地位之乡绅。

另一块石碑漫灭不清,残损严重,大片文字因风化而斑驳碎落,既看不出树碑的具体年份,所列人物也未有著名者,只可判断这也是一护林碑。原本不想为其制作拓片,以免浪费时间与精力。但转念一想,请拓片高手来一趟不容易,如果现在不制作拓片,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或因文字掉光了,或因被村民破坏遗弃了。如果现在克服困难拓一张,一则可能看清更多碑文,辨识其真相;二则将文物抢救下来,为专家研究提供素材,尤其是对于丰富九峰山旅游文化,传承禁伐护林的生态文明理念,很有现实价值。虽然时值正午,我俩早已饥肠辘辘,还是硬着头皮,顶着骄阳,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为其制作拓片。现试着将其内容翻译如下:

告:特授湖南长沙府湘乡县正堂加五级纪录十次,严为出示严禁,以全山林,以荫……陈荣、王先进、陈道、邱惠南、王范三、梁隆政、王其昌、欧阳如相、王耀俞、江梦龙、欧阳……杨光期、陈紫光、王颂四、曾锦秀、陈才九、王雄非、袁修十等禀称,境内僧管九峰山,志载……界交湘衡,翠耀层峦,为七十二峰之少祖;云蟠古刹,开四十八处之禅林,其泉之涌……尝美也。树交荫以,上下婆娑尽是盘根错节,前后拱护无非老干长条,松风兴涧,……居然仙境,别有洞天,古来一大丛林也。讵今日之人心不古,当年之山色顿殊,沐……斧斤,或恃势而擅入,林亦莫奈,或挟忿擅纵刀锯,僧不敢言,惟山其童……培之历千百年,败之只一二载,生九峰,然夫山林之荣悴关也。……彼濯濯不加培植,坐废丛林,不颁法禁,悬赏赐,严示……呈,九峰山列于县志,定慧庵建唐宋,延地恶擅……慧庵为湘邑之丛林,凡有树,出示严禁可也。外……等知悉,该庵山树丛林原系刹,毋得擅入砍伐。自示之后,倘有……据绅衿士民保甲及该庵住持僧人指名,赴……禀,以凭拿案究惩。本县言出法随,决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示……二十年十二……

由此可知,该禁示碑为湘乡知县所立,树碑年代约为光绪二十年,即1894年,因其中有陈荣,他在光绪元年即1875年也与曾国潢立过禁伐护林碑,此碑距今已有124年。碑中对定慧庵的历史、地位及景色多有记述,如“建于唐宋”,“界交湘衡,翠耀层峦,为七十二峰之少祖;云蟠古刹,开四十八处之禅林;其泉之涌……尝美也。树交荫以,上下婆娑尽是盘根错节,前后拱护无非老干长条;松风兴涧……居然仙境,别有洞天,古来一大丛林也。”当时九峰山森林遭受砍伐,知县对护林禁伐态度坚决,严示禁令,对违者毫不姑宽。

晚清由曾国潢以及湘乡知县等地方官绅树立的九峰山护林“告示”碑,与当今习近平总书记提倡之“生态文明建设”不谋而合,具有珍贵的历史文物价值和生动的现实指导意义。文物是一个民族发展与变迁历程的见证,承载着记录历史、传承文化、教育后人的功能。保护老祖先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文物工作者的责任,也是每位公民应尽义务,当视之如生命,爱之惜之护之。每位炎黄子孙都应树立起“保护历史文物就是保护中华民族血脉”的文化自觉和道德自觉。9月10日傍晚6点钟,我坐快巴从娄底赶回涟源,虽然已天黯黑,我下了车,顾不得吃饭,直奔文艺路烟草公司正对面的“精框饰家裱画店”。年轻的梁老板身怀绝技,装裱字画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见我很着急,勿勿吃了几口饭,马上赶活,又量又裁,又压又烫,手工加机械,敲敲打打,粘粘贴贴,经过几十道工序,两张薄薄的拓印变成了高大上的转轴文物,美观大方,携带方便,令人爱不释手,叹服不已。

9月11日中午,我在涟源市蓝田办彭鸿峰指导下,又为两幅作品作了跋。一幅跋曰:“戊戌秋月,吾在九峰山发现曾国藩之弟国潢及其祖父星冈大夫禁伐护林古碑。为推进生态文明、乡村振兴以及旅游扶贫,特将其拓片装裱,以期保护开发。王佩良记。”另一幅跋曰:“戊戌秋月,吾在九峰山发现晚清护林古碑。为推进生态文明、乡村振兴、旅游扶贫,保护好文物,特将其拓片装裱,以期保护开发。王佩良。”

这两幅作品因其历史内涵丰富、拓印品质优良以及装裱制作精美,既是很有价值的文物,也是很体面的高档装饰品,值得在国内外各大博物馆、森林博览会、生态文明论坛等场合展示推介,也值得曾氏后人、主管森林事业的领导以及文物玩家珍藏,也是一款游客青睐的高端旅游商品。为了唤醒广大民众保护文物的意识,推进九峰山的旅游扶贫开发,吾撰写此短文,记述自己发现并抢救九峰山禁伐护林古碑的经过,也希望从事生态文明建设、文物保护以及旅游开发的有识之士多关注九峰山的护林古碑,加强其保护与开发,为乡村振兴、文化自信添砖加瓦,推波助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