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厦门资讯网,为您提供最新厦门生活资讯。

微信
手机版
黑色皮肤 蓝色皮肤

变法失败光绪好惨!慈禧囚他,荣禄害他,徐桐辱他,还有更过分的

2018-10-27 08:29:00 栏目 : 历史名人 围观 : 评论

在晚清的历史中,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初(1898年9月中旬)的这几天很是惊心动魄。

八月初二,已彻底触怒慈禧的光绪于惴惴不安中,发出了一明一密两道谕旨,催促康有为等人火速离京,以图将来。八月初三,南海妄人康有为见到了杨锐带出的光绪衣带诏抄件。关键时刻,康妄人干了件大胆到荒唐无知的事,他怂恿谭嗣同深夜造访了袁世凯,请袁兵变,围园劫后。

变法失败光绪好惨!慈禧囚他,荣禄害他,徐桐辱他,还有更过分的

妄人眼中是没有难题的——变法遇阻时,康妄人觉得杀几个朝中大员一切就能迎刃而解;现如今有慈禧的严密防范,他居然觉得拉拢袁世凯调动几千人马,一切就能大功告成。

但乱世奸雄袁世凯怎可能上这无知妄人的道。

八月初四,康有为的无知仍在继续,在拜访伊藤博文时,他恳请对方在慈禧面前一定要替维新党多多美言几句,殊不知,慈禧怎可能去见这么一个她并不待见的东洋人。

八月初五,无知但更胆怯的康有为跑了。他先乘火车跑到了天津,晚间到达塘沽后,随即登上了南下的英国客轮“重庆”号。

狂妄时让他人冒险,胆怯时自家保命,康妄人实乃小人也。

但这晚清历史中的狂妄小人却又是个运气极好的人。他前脚刚走,八月初六,慈禧誓要捉拿康有为的谕旨就颁布天下了。得知康有为已提前一天逃走后,慈禧再下谕旨,康有为企图进毒丸谋害皇帝,事败南逃,相关各省务必全力捉拿,就地正法。

怎奈康有为的运气实在太好了。“重庆”号离开天津后,荣禄手下刘冠雄乘快艇明明已经追上了,但在抓与不抓之间,这位后来当过民国海军总长的家伙却以“油料不足”来了个事出有因的放水。“重庆”号到达上海后,上海道已经提前布好了捉拿大网,眼看康妄人就要玩完了,谁知英国人又站出来救了他一把,直接为他换了南下香港的船。

就此逃离慈禧的“魔掌”后,康妄人辗转海外多地,以保皇的名义大肆骗名骗财——

然而,妄人挖出的坑终究是要有人来填的,很快,戊戌六君子的尸骨就填进了坑里。

除了戊戌六君子,另一个悲催的填坑人就是光绪。

变法失败光绪好惨!慈禧囚他,荣禄害他,徐桐辱他,还有更过分的

历史告诉我们,任何时候,任何人,以理想的名义肆意妄为,结果可能只有一个,先向现实下跪,再任现实宰割。

光绪随后的命运就是这样。

八月初六,光绪便当着诸位王公大臣的面,跪在了便殿里,跪在了慈禧的面前。

被触到底线的慈禧很愤怒,更霸道。

她先是怒斥光绪说,天下是祖宗的天下,你竟敢任意妄为。殿中诸臣都是我多年历选出来,留下来辅佐你的,你竟敢任意不用,去听信叛逆的蛊惑,变乱典刑!我问你,康有为这种叛逆能胜过我给你选的这些人?康有为那些破法能胜过祖宗之法!你何等昏聩,何等不肖!

光绪无言以对,唯有战栗。

怒斥完这些,慈禧没有罢休,跟着又把怒火发泄到了那一片跪在地上的王公大臣身上。她说,皇帝无知,汝等为何不利谏!以为我真不管了吗,任由他亡国败家!我早知道他不足以继承大业,不过是因为时事多艰,不能轻举妄动罢了。我人虽在颐和园,心无时无刻不在朝中。就怕有奸人蛊惑,所以常常嘱咐汝等不能因他不肖,便不肯尽心国事。告诉你们,现在我还康健的很,不可能负了祖宗。今春奕劻还一再说,皇上还算励精图治,让我放心。我知道,那些不知详情的,不学无术的都认为我把持朝政,不许他放手办事,今天知道了吧,不是我不许他办,是根本不能让他办。他是我拥立的,他若亡国,其罪在我,我能不问吗?你们不力诤,你们也得承担罪责!

瞧瞧慈禧这一番话说的,光绪不贤不孝,诸臣不谏不诤,理都在她那里,而且还直露杀机。

落难时必有小人,即便是光绪,一样如此。待慈禧抛出这一番意在彻底否定光绪的狠话后,小人开始落井下石了,军机大臣刚毅说,不是我们没谏,我们苦谏了多次,但每次都遭到了斥责。

这时候,光绪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他说,自己是糊涂,但这是因为洋人逼迫太急,为了励精图治才通融试用西法,没有一味听信康有为那一套。

见光绪开口,慈禧更怒了,她接着怒斥说,难道祖宗之法不如西法,洋鬼子反重过祖宗?康有为叛逆,图谋于我,你敢说不知道?居然还敢袒护他?

最大且不可能容忍的愤怒终于说出来了,这样的摊牌意味着光绪的帝王生涯实质上已经结束了。

然而,慈禧的逼问依旧没有结束,他继续追问光绪,康有为图谋于我,你是知情,还是同谋?

被逼到死角的光绪彻底失去了分寸,他胡乱地说,知道。

慈禧马上接了一句,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正法,反要放走。

到这里,光绪的大逆不道就算是在众臣面前坐实了。

收到这个效果后,慈禧随即颁下两道谕旨,一道即是捉拿康有为的;另一道是宣布八月初八太后重新训政的。

八月初七,大概是因为看到了袁世凯的补告内容,慈禧对光绪又进行了一次严厉询问。八月初八,光绪率领百官在勤政殿恭贺慈禧第三次垂帘听政。

这次,慈禧依旧没有放过光绪,她把掌握的证据悉数公布在了朝堂上,如此一来,将光绪囚禁于西苑的瀛台,朝堂上就再有杂音异议了。

变法失败光绪好惨!慈禧囚他,荣禄害他,徐桐辱他,还有更过分的

按说这样把光绪逼入死角、困于囚笼,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吧,但慈禧的答案却是,像她这样的掌权者不可能有心慈手软,留有余地的时候。

她要干什么呢?

在慈禧看来,事已至此,决不能给光绪任何东山再起,他日反攻倒算的机会。

简单说,光绪必须废掉,或者干脆干掉。

关于光绪,他是怎么死的很多人都知道一二,其实这个可怜的囚徒皇帝还有过差一点就被废掉的悲惨经历。

在这段经历里,有凶险,更有屈辱。

几乎是一天没延误的概念,八月初十,慈禧就以光绪的名义颁布了一道“命各省保荐名医”的谕旨。在这道“被有病”的谕旨中,光绪宣称自四月以来,他就病了,并且久治不好。

表面上看,这道谕旨是在寻医问药,但其实凶险之极,它无形中是在告诉天下人,皇帝患了重病,要是什么时候死掉了,千万别去大惊小怪。

这就是天朝的庙堂政治,病重是落败一方落幕惨死的最佳、最体面理由。

在当时,若不是洋人强行介入了此事,法国医生给光绪看了所谓的病,照慈禧一贯狠毒的手段,光绪即便不会莫名其妙地死掉,也会因此被快速地废掉。

事实上,就是在宣布光绪患重病引起广泛猜测、质疑的情况下,慈禧的手腕依旧没有软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废掉光绪一直是她的当务之急。

因为有这样一个谋划,搞完光绪患有重病这个铺垫后,再出手,慈禧的意思就再明了不过了——他想直接废了光绪。

于是玩弄权术的老戏码又上演了,先让朝中的小人上一道建议废黜光绪的折子,算是投石问路,看看各方的反应,如果没有强烈反对,剩下的就是顺水推舟了。

然而这一石投下去,李鸿章和刘坤一毫不客气地给慈禧泼了一盆冷水。

变法失败光绪好惨!慈禧囚他,荣禄害他,徐桐辱他,还有更过分的

李鸿章的说法杀伤力十足,若果此行,危险万状。各国驻京使臣,首先抗议。各省疆吏,更有仗义声讨者。

刘坤一的说法更直接,君臣之分已定,中外之口宜防。

从李刘二人这直来直去的话语中其实就能看出来,此时的慈禧已深陷内外交困的囧局了。但对嗜权如命的独裁者而言,越是这样,他们越不会善罢甘休。

不能直接废掉,那怎么办为好呢?

变法失败光绪好惨!慈禧囚他,荣禄害他,徐桐辱他,还有更过分的

这时候,慈禧心腹荣禄出场了,他为慈禧送上了一个拐弯抹角的狡猾办法。既然不能草率废掉,那就以皇上春秋已盛,尚无子嗣为由,先立个大阿哥。将大阿哥养在宫中,徐篡大统,名正言顺。

就这样,晚清史上的一出闹剧上演了,再选这继承大统之人,慈禧只有一个标准,便于自己继续掌权,至于所选之人的德行能力,全不在乎。

慈禧选的这大阿哥是谁呢?

端郡王载漪的儿子,溥儁(jun),一个只会提笼架鸟,智商情商皆为负数的纨绔子弟。

自从宫中有了这个大阿哥后,光绪的处境比大家伙能想到的要可怜的多。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慈禧召见皇亲国戚和军机大臣,为的什么事呢?立储和废帝。

有了这大阿哥后,再谈废黜就不那么生硬了,至少面上不再是慈禧执意要废,而是光绪执意要禅让。

光绪的心境可想而知,通俗点讲,这就是自己先挖坑,完了自己还要一脸情愿地往下跳,跳完了还得自己给自己埋了。

慈禧这妇人,跋扈毒辣在此时可谓是一览无余,在朝堂上,她公然和各位王公大臣谈起了光绪被废后的封号问题。

慈禧说,明朝景泰帝当其兄复位后,降封为王,此事可以为例。

大学士徐桐这个“存天理没人欲”的理学大家更过分,他说,可封为昏德公。

敢这样当堂羞辱当今皇上,这大概也算是晚清的一道奇景了。

如果这些不算出格的话,接下来这一幕就足以让封尘的历史垂泪了——

自溥儁被立为大阿哥之后,这家伙和他老爹竟屡次在宫中指着光绪的鼻子大骂光绪是二毛子,光绪训斥,这家伙能干出什么事来?

以拳回击。

还是皇上,却公然遭打,再联想到百年后大白于天下的那一缕足以证明被毒死的头发,光绪这个囚徒皇帝可怜呀!

有其位没有其才,有其志没有其谋。理想面前,现实不仅骨感,有时候还很锋利!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浏览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