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厦门资讯网,为您提供最新厦门生活资讯。

微信
手机版
黑色皮肤 蓝色皮肤

人民币波动交易的下一窗口

2019-04-11 00:43:15 栏目 : 外汇 围观 : 评论

  本轮中美经贸谈判前夕,人民币汇率波动或将进入波动加大的敏感时间窗口。

  本刊特约作者 郭强/文

  回首2018年,人民币大方向仍是单边贬值态势。整个走贬过程始于美联储持续加息,爆发于中美贸易摩擦,稳于中美磋商,期间夹杂着叙利亚空袭、美国制裁伊朗、中美谈判反复、美国中期选举、英国脱欧遇阻等国际政治事件。

  2018年在岸人民币(CNY)全年贬值5.43%,最低贬至6.9780,最高升至6.2519,最大波幅11.6%;离岸人民币(CNH)全年贬值5.47%,最低贬至6.9803,最高升至6.2370,最大波幅11.9%。如果拉长周期看,从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也确实走出了“贬—升—贬”的双向波动,只是这种波动的频率是以年为周期单位的,对于热衷频繁买卖的交易员来讲,这样的周期未免拖沓了一些。

  2019年的开局令人民币汇率多头多少感到有些惊喜。美联储的鸽派表态比往常时候要来的早一些,鲍威尔虽然对美国经济的前景表达了乐观的看法,但他的讲话底气却略显不足;为期两天的中美磋商延长至三天,尽管并无实质性的结果发布,但市场预期明显转向乐观,交易员的情绪开始亢奋,大量持汇的企业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躁。特朗普政府的持续停摆终于惹来更多机构的指责,美元姗姗走弱叠加了突发大额的结汇,人民币技术上瞬间突破了缓慢升值通道的下轨,开始加速走升。在1月11日的那个周五下午,6.7甚至6.6看起来仿佛触手可及,直到接近人民银行人士表示不希望人民币过快升值,市场才渐渐降温。

  情绪的分析告一段落,再来看技术面的表现。1月11日随后的几个交易日,人民币在升值通道下轨和6.7的阻力线形成的狭窄三角区内波动,在三角区收敛的尽头,人民币将再次选择运行的方向。是突破6.7后在6.6-6.7的区间波动?还是选择重回前期升值通道下轨的上方,继续在通道内波动运行?

  随着一些事件的不断推进,可能短期波幅可观的交易时间窗口又将来临。对于交易商和结售汇企业来说,一个好的策略关键在于如何应对,而不是在于赌方向。

  美国政府停摆的负面影响在不断显现。由于美国国会在特朗普要求的50亿美元美墨边境筑墙拨款问题上存在分歧,令美国财政预算争议陷入僵局,自2018年12月22日起美国联邦政府处于停摆状态,目前停摆时间长度正在持续创造历史。《纽约时报》称,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关门的总成本已达50亿美元,若再加上福利金,成本总额超过60亿美元,远远超过特朗普要求的50亿美元边境墙建设预算。三大评级机构也发言称可能调降美国评级。叠加美联储的鸽派表态,市场对美元的未来走势预期已逐步趋同。美元在人民币篮子里的权重是最大的。

  另一重大事件是刘鹤访美。中国商务部表示,应美国财长姆努钦、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邀请,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将于1月30日至31日访美,就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1月初中美双方已完成副部级会面磋商,但预计谈判的关键部分仍需更高级别官员来推动解决。刘鹤副总理本次访美时间距离中美磋商的“90天”期限仅一个月,若仍未达成有效成果,对中美双方贸易、全球金融市场均会产生较大负面影响,若届时美国政府仍未结束停摆,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可能会更大。

  另有外媒报道称,美国财长姆努钦表示,将考虑部分或全部取消对华征税。尽管这一消息还未经证实,但或许能透露出好的方向。

  关于波动时间点的预判,从正常思维来看,中美谈判期间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点,而且届时适逢中国传统春节将近,国内交易清淡,事件驱动更易让价格大幅波动。但如果仔细斟酌,市场情绪的一致将会导致更多交易员提前动手来削减或增加头寸,尤其是大型银行或者交易机构可能由于春节因素提前释放头寸以降低价格波动冲击,那么交易的时间窗口可能会相应提前。甚至谈判前非官方消息的透露也会加大人民币价格的波动。

  作者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金融市场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文章